CCTV優選品牌-16年第三國神州集運綜合服務商

神州集運熱線:0769-2868-3803

神州集運列表

華南港口的擁堵已影響其他沿海港口!鹽田港的蝴蝶效應掀起“大浪”!

標籤:鹽田港運費上漲,鹽田港船舶延期,鹽田港口堵塞,華南港口擁堵

鹽田港宣佈,從6月10日起,收ETA-7天出口重櫃進閘,並增加預約車輛至每日6000輛。伴隨着西港區恢復作業,其它泊位陸續開放,鹽田港終於從連續疫情大考中喘息起來。此次港口停車事件,造成廣州南沙、深圳蛇口、大鏟灣等港口擁擠。最後造成船舶跳港,船舶公司航線計劃被打亂,貨主不得不選擇新的發貨地點。市場上有人預測,這種擁堵很可能會傳到華東港口。

突如其來的疫情擾亂了華南港口。

5月21日,鹽田港新增新冠肺炎陽性病例,隨後2-3天內新增病例增至5例。5月25日,鹽田港發佈公告,從當天22:00到5月27日不接收出口櫃,延期至5月30日。5月31日,鹽田港恢復接收出口櫃,但只接收ETA-3(即船舶預計到達港口前三天)的出口櫃,司機需要提前預約才能進入港口。6月7日起,預約開放時間從每天0:00調整為8:00。最新消息,鹽田港從6月10日0:00開始,接收ETA-7天的出口櫃進入門,並將預約拖車數量增加到每天600輛。

不同於鹽田港的國際貨輪傳播鏈,影響南沙港的是廣州疫情傳播鏈。六月五日,南沙區發佈公告,自六月五日十四時起,高速公路、高速鐵路、碼頭等均離南沙通道暫時關閉,但六日恢復運行,加強對進港車輛的司機管理。自六月七日起,南沙港僅接收ETA-7天內的出口箱。

鹽田港和南沙港的意外也影響到其他華南港口,蛇口、赤灣、大鏟灣等碼頭也紛紛採取謹慎措施。6月6日至6月13日,蛇口和赤灣僅接收ETA-3天的出口重箱,9日至7日分別要求司機提供3天的核酸檢測陰性證明。大鏟灣還宣佈,從6月11日起,僅接收ETA-7天的出口重箱。

 
表格1華南港口出口重箱接收情況。

注:✖代表不再接收出口重箱;❌紅色代表疏港道路關閉;紅色ETA代表需要司機的3日內核酸檢測。

 
鹽田港疫情的影響逐步深化

鹽田港在5月21日首例新增病例至6月10日恢復接收ETA-7天內的出口重箱,經歷了長達20天的黑暗歲月。若按公告變化為截點,大致可以將鹽田港的疫情管理分為三個階段,可以清楚地看到,儘管鹽田港的情況逐漸好轉,但其影響仍然影響到其他港口,並傳遞到港口物流供應鏈的各個參與者。

首先是從鹽田港爆發疫情,不接受出口重櫃入口,到恢復接收ETA-3的出口重櫃入口,即5月21日至5月30日。自從出現新病例以來,鹽田港對港口相關人員進行了多輪核酸檢測,碼頭一線作業人員需要接受14天的隔離才能返回工作崗位。人力不足導致船舶靠近港口,碼頭裝卸貨物等受到一定影響,港口作業速度全面放緩,碼頭集疏通道嚴重擁堵。在這種情況下,鹽田港不再接收出口重箱,大量貨物開始流入南沙、蛇口、赤灣等港口。

第二階段是隻接收ETA-3的出口櫃入口時間,即5月31日至6月9日。鹽田港恢復了ETA-3天內的出口櫃入口,但需要預約入口,每天開放接收箱量5000TEU左右。這時候由於鹽田港碼頭的運營水平還沒有完全恢復,處理能力只有平時的1/7,積壓的超過23,000個重箱至少需要4天才能完成。這種情況下,2M聯盟和THE聯盟取消了對鹽田港的掛靠,很多班輪公司宣佈跳港或者換道南沙和蛇口。其中,ONE宣佈5月30日至6月13日,公司12艘船將跳港鹽田,並將兩條航線轉移到南沙;赫伯羅特也將兩條遠東環線改道南沙;馬士基取消了9次在鹽田港的掛靠。

在這個階段,由於鹽田港黑天鵝事件,前期貨主主動將貨物轉運到南沙、蛇口等港區,後期積累了船公司的改道行為,導致南沙、蛇口等華南港口也出現了塞港現象。加之南沙出現的小插曲,鹽田、南沙、蛇口、大鏟灣等難兄難弟之間的關係也陷入了混亂。從6月6日起,鹽田港就要求過南沙港的司機和車輛禁止進入,而大鏟灣則要求暫時不允許外地拖車(非粵B牌照)進入。與此同時,南沙、蛇口等港口也開始限制重新進入進入。馬士基等船公司也開始取消部分航線對蛇口港的掛靠。

三是接收ETA-7出口重櫃入閘時間,即6月10日後。鹽田港西港區恢復作業,相繼開放更多泊位,鹽田港開始接收ETA-7天內出口重櫃入閘,每天預約入閘拖車數量增加到6000輛。儘管鹽田港的情況有所改善,但華南港口的總體疫情防控措施更為嚴格,蛇口、赤灣、大鏟灣等碼頭都要求司機在3天內提供核酸檢測證明,同時只接受ETA-3或ETA-6的出口重櫃入閘。在不同程度上影響了華南港口的工作效率,許多貨主開始向上海、寧波等華東港口轉移貨物。

 


鹽田、南沙、蛇口、洋山集裝箱船


鹽田港疫情後患有三

作為華南最重要的港口之一,鹽田港每年處理的集裝箱數量超過1335萬TEU,是華南地區國際集裝箱遠洋幹線運輸樞紐港,與近33家遠洋航線船公司合作,近10家駁船航線船公司合作,掛靠鹽田的航線總數達107條,主要是歐美航線,其中美洲航線高達38條,承擔了中國對美貿易的四分之一左右。與其説鹽田的事故影響了其他港口,更精確地説是影響了美線。

鹽田港疫情首當其衝,影響了最近有出貨需求的貨主和貨代。由於鹽田港前期處理出口重櫃作業能力下降,為了不耽誤交貨時間,貨代主動將1-20%的貨物分配到南沙港和蛇口港,後期南沙港和蛇口港也出現擁堵,作業能力有限,再將2-30%的貨物分配到中歐班列,通過平湖、成都和重慶發貨。但是有些美線貨物並不像歐線貨物那樣幸運,只能一路向北轉移到寧波、上海等港口作業,成本上升。

另一個更棘手的問題是空箱短缺鹽田港是美國空箱進口的重要港口,雖然這一輪鹽田港不再接收出口重箱,但進口重箱和空箱運輸仍然正常。但疫情發生後,鹽田港近20個工作泊位只有一半可以正常工作,碼頭操作效率受到嚴重影響,空箱流通效率不高。尤其是船公司跳入鹽田港後,可以預見的是,進口空箱將轉移到上海、寧波等長三角港。本來鹽田港船期延遲,集裝箱裝卸往返週期延長,可能導致鹽田港空箱短缺。空箱從上海港、寧波舟山港等港口卸下,但由於出貨地仍在珠三角,這意味着它會吸引一些華南急單北上,疫情過後也會促使大量短駁船將空箱運回珠三角港口。這樣,繁忙的長三角港口也可能受到黑天鵝事件的影響,造成塞港風險。

 


2021北美航線CCFI改變


運費上漲。鹽田港船舶延期、華南港口堵塞、華東可能擁堵、缺箱等問題逐漸出現,為原本火熱的運費市場增添了一把火。據悉,鹽田港疫情爆發後,近10天的運費上漲了2000-12000美元。截至6月4日,亞洲至北美西海岸的運費指數CCFI比鹽田港疫情爆發前增長25.8%。亞洲至北美東海岸增長30.1%。

鹽田事件產生的蝴蝶效應影響了供應鏈上的每一個參與者。航空運輸一直是貿易的衍生。當事故發生時,各方共同維護海運供應鏈的穩定性,做好進出口企業貿易的護花使者,是長期生存的途徑。
升寶每天為您持續分享國內外最新貨代外貿資訊!十多年專注於第三國神州集運、門到門空運,空運出口,海運出口、東南亞起步至北美海運專線等,升寶在線諮詢熱線:0769-28683803!

返回頂部